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黄手帕

 
 
 

日志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2014-08-01 15:4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意味着不跟团,没有同伴,一个人背起行囊,带上相机,开始独自一人的旅程。不想去太知名的景点,就想一个人安安静静,闲散游走。

    广州出发的火车穿越广西、贵州、四川,终点站为成都。广西境内一片片的稻田,绿的还是绿油油,黄的已经有人在收割,仿佛两个不同的世界。一片片青翠的甘蔗林,一座座带有明显桂林山水风情的小山,为我一个人的旅行涂抹上灿烂的颜色。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进入贵州,山不再那么妩媚妖娆,曲线动人;但是更加多起来了,一座连着一座,似乎无穷无尽。火车头一钻出隧道,刚刚沐浴上阳光的温暖,还没来得及摆脱前一个隧道的阴影,立刻又跌入下一个隧道的黑暗。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远离了深圳每日的闷热天气,傍晚的贵阳凉风习习。广场上闲逸的人们集体跳着广场舞 ,一副安居乐业的景象。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酒店离火车站很近,从火车站坐203路公交车(2元/人)到花溪,过马路对面就是花溪湿地公园,一直往前走有个中巴站,在里面坐车(4元/人)去青岩古镇。接近古镇的沥青路基本完工,还在进行最后的维护,路面宽阔,车开得非常顺畅。

    青岩古镇,贵州四大古镇之一,位于贵阳市南郊,青岩古镇始建于明洪武十年(1378年),已有六百多年历史。 中央王朝为控制西南边陲,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置贵州卫指挥使司,以控制川、滇、湘、桂驿道。青岩位于广西入贵阳门户的主驿道中段,在驿道上设置传递公文的“铺”和传递军情的“塘”,于双狮峰下驻军建屯,史称“青岩屯”。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朱元璋派30万大军远征滇黔,大批军队进入黔中腹地后驻下屯田,“青岩屯”逐渐发展成为军民同驻的“青岩堡”。天启四年至七年(1624~1627),布依族土司班麟贵建青岩土城,领七十二寨,控制八番十二司。青岩古镇作为军事要塞和所占的特殊地理位置,其后数百年,经多次修筑扩建,土城垣改为石砌城墙,街巷用石铺砌。四周城墙用巨石筑于悬崖上,有东、西、南、北四座城门。

定广门(古镇通票80元,大门票10元,只买了大门票)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早晨的古镇人少安静,青石板路面经时间的冲刷、磨砺,给街巷带来一种独特的时空感和神秘感。房屋依地形而建,路面依山势起伏。不经意的一个转身,那些古老的府阁寺宫、历史沉淀的街坊檐雕就这样出现在你眼前。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重檐悬山式
    贵州素有“天无三日晴”之说,双重屋檐,很好地保护了柜台,这样再大的雨也不怕。那双重檐就像人的眉毛和睫毛,保护眼睛的是睫毛,而不是眉毛,眉毛起到是一种装饰作用,这种仿生学的商铺式民居建筑,充分体现了古镇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善于创新的精神。这种运用人体仿生学,独具特色的多功能民居建筑即便放在全国范围也实属罕见。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现在青岩古镇都是店铺,经营贵州特产,民族刺绣包、各式民族特色饰品和特色小吃,充满了民族特色,在里面逛逛也很舒适。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在翰林苑吃的午饭,里面假山流水,环境优雅,庭院深深,回廊游走。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回到花溪,硕大的“花溪国家城市湿地公园”(免费)的招牌明晃晃地出现在眼前,据网上说还在进行国家5A级景区申报。放着这么大的景区不进去实在说不过去。走着走着终于明白了这个景区其实就是城区内河道治理的典范工程,将河水净化,结合河两岸区域,种上花草树木、修建绿道供自行车及行人通行,适当加以景观建设,与后面的山相呼应,形成山水一体的城区景观。在里面可以步行、可以骑单车、可以爬山,可以涉水,是就近市民不错的运动休闲去处,但对于远道而来的游客就没有必要去了。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第二天一早在花溪转车去天河潭。开了一段后路面就一直坑坑洼洼,泥泞难行了。 前几日下过雨,地面坑洼的地方都是积水,车子一接近就陷入一个大坑,激起一片浑浊的水花,车子非常缓慢颠簸地开进着。对面开过来的车也是艰难得很,前面有辆看上去车况很不错的大巴经过一个有坑的上坡路的时候歇趴了好一阵,直到我们接近,鸣笛时才老牛拉破车般慢腾腾而小心翼翼地上了坡。我们的小而破旧的中巴颠簸着一会儿就超过了这辆大巴。看来路不好,车好也白费劲。

       天河潭主要游玩的项目是水溶洞、旱溶洞及飞索。高空飞索没有体验,就远远看看罢,佩服一下别人的胆量就好了。水溶洞以前没有去过,非常有兴致。水溶洞(门票50元,往返电瓶车10元)又叫水洞、崆灵洞,全长1400米,最窄的地方仅为2米,最宽阔地方达80米,洞内石笋、石柱很多,各型各样,奇形怪状,取之以各种想象的名字。越到里面,水面越窄,仅容一条窄窄的小船通过。伴着滴滴答答的水声,船游其中,船夫在船尾左一桨右一桨不紧不慢地划着,不时用船桨抵住渐渐向我们袭来的突出岩石,提醒我们注意侧边,不要将胳膊伸出船沿。我们分左右两边而坐,于是不得不一会儿左边的人向右边倾斜,一会儿右边的人朝左侧靠拢,船体也不时被岩石刮碰,发出嘣嘣的声音。洞内溶岩林立,水流涔涔,凉爽得很。洞内光线很弱,导游用手电照明进行讲解,景致在身边游走,很难拍出清晰的照片,因此我也得以全身心投入美景欣赏中。就让闲逸的心情在这清凉的溶洞中尽情、缓慢地释放吧!可惜因为前几天下大雨,一半的水溶洞不能继续游玩,非常遗憾,真不想从里面出来。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回到洞口,下船,从另外一个方向进入旱溶洞。旱溶洞里面规模宏大,高处需抬头仰视,低洼处浸泡在脚下一汪清水中,近身者可伸手抚摸,则愈见光滑。那高悬如剑指琴心,实恐刺穿心扉;那瓣瓣如莲花初现,似有观音坐台……这是时光对岁月的雕琢,这是岁月车轮碾过的滚滚痕迹。旱溶洞与国内其他溶洞相比景观实属一般,不过路程挺长,走走停停前后花了一、两个小时,仔细品味,还是能发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张开想象的翅膀,翱翔在这光影奇幻的世界。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从天河潭出来,时间尚早。打算搭中巴中途下车去布依族村落“镇山村”,等了许久都不见中巴过来。已经有雨点开始飘落,只好一个人包了一辆私家车(30元)前往。一条碧绿的河流将镇山村环绕,河水透过树丫间的缝隙,将我一把抓住,一步步向河堤靠近。平静的水面泛着浅浅的波纹,两岸苍苍茫茫的草木投射下静谧的影子,镇山村(免门票)宁静而美好。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沿河而上,走在石头铺就的进村路上,一边是山,树枝伸出山崖,青苔濡湿,一边是水,绿水如带,裙袂飞舞。山间行走,阴阴凉凉,雨水滴答,有如童话。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镇山村内还比较完整地保留有明万历年间修建的镇山屯墙,1995年被列为贵州省文物保护单位。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村内全部为青石板路面,房屋也都是山石为基,片石为顶,非常具有民族特色,偶能见着民族服装的布依族老太太,令人印象深刻。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透过片石屋顶,可以看见一片开阔的湖面,远山如黛,碧水如镜,竟有些长江三峡的风味了。据摇船(100元/船)的村民介绍,本来这一片是村民的耕地,1958年蓄水后成为水库,湖面最前头就是花溪大坝。不少人在靠岸边的水里游泳,这时正好下午4、5点钟,太阳已不猛烈,而且刚刚下过雨,应该是非常惬意的。村民们都休闲自得,靠水边支个小烧烤炉,也不招揽,也不吆喝。这里因没有公交往来,只是知悉的人开私家车过来休闲,因此得了一份清静,多了一份安然。我想世外桃源不过如此。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坐火车从贵阳到镇远,镇远也是贵州四大古镇之一,距今已有2200多年。镇远这个名字给我太多想象,“镇远”大将军、镇远镖局、北洋水师铁甲战列舰“镇远”号……据镇远当地旅游节目介绍,镇远应该是“威震远方”的意思。毕竟边陲偏远小镇,皇帝的恩威也希望可以到达。镇远素有"滇楚锁钥,黔东门户"之称,史书云:欲据滇楚,必占镇远;欲通云贵,先守镇远。因地处交通要道,地势险要,因此古时具有重要的军事地位,现今作为国家重点历史文化名城,镇远与丽江、凤凰古城齐名。
        镇远隶属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因此可以看见不少“苗侗情”便利店,也可以看见不少人还背着竹编的箩筐上街买东西,年老的妇人居多,也不乏男人,居然还看见一个穿着时尚的年轻女子也是如此。街边都是随意摆卖的摊贩,以水果摊居多,水果都是很常见普通的西瓜、本地梨、桃子等,类别较少。烧烤摊也很多,基本都是烤鱼、虾等,种类亦少。随处可见的都是贵州苗家土制粉、贵州粑粑、贵州酸汤鱼的店招。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第一天到镇远已经是下午4点,不想太累,就问客栈老板就近有哪些可去之处。周达文故居离客栈大概步行5、6分钟的距离。周达文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革命活动家,为中国革命做出过重大贡献,后来该地址改为镇远支部所在地。作为革命教育基地,凭身份证登记免费参观,这项爱国主义教育措施确实做得不错。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离客栈步行10来分钟有个和平村,一样进行身份证登记后免费参观。门口的青天白日勋章是那么明显,原来是国民党军政部第二俘虏收容所,这是一个不曾了解的地方。和平村是收容所的别称,主要关押中国南方战场上俘获的日军俘虏。收容所在镇远期间先后关押日军俘虏600多人,是中国保存最完好的日军收容所,是日帝侵略中国的历史见证,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收容所内住所、教室、医务室、澡堂、饭堂、棒球场、菜园、防空洞、操场一应俱全,对日军俘虏中国确实很优待,只是我们作为中国人不应忘记历史,应以历史为鉴,爱我中华,奋发图强。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客栈距离真正的古镇景区还有3公里,我每天从客栈出发,迈着闲散的脚步,一步步丈量着古镇,看古镇怎样一衣带水,房屋分立两边,屋与房之间不留空隙;看舞阳河怎样轻歌曼舞,送一席凉风进堂入巷,而远山愈发青黛;看白墙黑瓦,飞檐耸立,一个个老式招牌让我恍若隔世;看古镇游客步履匆匆,人来人往,花红草绿 ,脚下青石板依旧。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祝圣桥似彩虹当空,横跨舞阳河,走到对岸就是青龙洞。祝圣桥始建于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原名舞溪桥。此桥屡塌屡修,之所以得名祝圣桥源于桥的一次修复竣工时正值康熙皇帝圣诞,为向圣上祝寿,舞溪桥被更名为祝圣桥,基本坚好至今。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青龙洞为山崖上修筑的古建筑群,被人誉为“入黔第一洞天”,循崖而建,贴壁凌空,宛如一幅巧夺天工的巨型浮雕,掩映在古树丛林之中。与祝圣桥,舞阳河相辉映,构成一处奇特优美的旅游景致。集儒、道、佛、会馆、桥梁及绎道建筑文化于一身,与悬崖、古木、藤萝、岩畔、溶洞天然合成,融为一体。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祝圣桥上坐电瓶车(7元/人)到铁溪景区大门口,铁溪因文学名著《儒林外史》在第四十三回,吴敬梓写道了“龙神嫁妹”之地——铁溪而闻名。未到大门口之前的很长一段路都是围绕溪流修建的房屋,溪水之畔,或烧烤,或游泳,或餐饮,不亦乐乎。本以为溪流该是如张家界十里金鞭溪般秀丽妩媚,金砂铺地,清流浅吟。去时因前几日下雨,已不见了本该有的溪水潺潺和清澈见底,倒彷如是一条唱着歌的河流,浩浩汤汤一路欢歌而来。 铁溪所流经地带,有幽壑深谷、峻岭崇山、奇岩异洞、飞泉伏流,也有原生植被、珍稀动物,是一处临近城镇而又风光奇丽、环境清幽的地方。如果说张家界金鞭溪是个风情万种的女子,那么此刻的铁溪不啻为一个伟岸的汉子了。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炎热的夏日,跳进沁凉的铁溪中,快活如一尾山涧的小鱼。不过溪水很凉,不能久待。两边山体不断有更小的溪流汇入,汇聚成这颇为壮观的铁溪,清澈处竟如无物。不少小摊贩将饮料、西瓜、黄瓜、啤酒等放在溪水中冰镇 ,走得口渴时品饮上一样,确实解乏又消暑。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看得见小女孩脚下的溪水吗?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看得见用来冰镇西瓜的溪水吗?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徒步8公里后到达梦境-龙潭。没有见着人人描绘的“绿荫深处,恍似仙境。蓝得那么深邈纯粹,蓝得那么纤尘不染,蓝得那么宁静超然,弥漫着亘古惑人的自然气息,渗入心灵,让灵魂在俯仰间有了诗意的栖居。与她灵犀相通,深情款款,再困乏都可筋舒血活,再浮燥都会气定神闲,再郁闷都能云开月朗。绿树倒映其间润泽几分灵秀,水藻浸淫其中濡染几分深邃。它有绿松石的温润,又有孔雀兰石的晶莹;天空与之相比淡而无神,大海与之相比浓而无韵。”
 
网上令人神往的图片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只有一池浑绿的水等着我们,也难怪,龙都忙着出去降雨了,但相比前一天的游客到大门口而不得入我还是幸运的。龙潭石上蝴蝶翩翩,始终不肯离去,终究还是有灵气的,是龙王爷派出的信使吗?那一汪蓝莹莹的水注定将吸引我再次前往。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带上孩子,在溪涧嬉戏,在树荫下乘凉,吃上一个冰镇过并不很甜但绝对爽脆的“丑瓜”,来回徒步16公里,疲乏后在回程的路上用溪水浸泡双脚,安坐溪畔,静等酒家上菜,一碟烤鱼,两瓶啤酒,各式特色菜肴。享清风拂面之爽,受溪水流经脚背之乐。可以畅游溪流、可以静卧水中,可以蹚水而过、可以捡拾石子,可以打水漂,可以只取一捧以洗面颊,亦可探双足入水激起水花,这就是天堂!
       
        慵懒地睡到自然醒,在古镇里面吃了“苗家土制粉”作早餐。闲庭信步地又来到祝圣桥头,从这里上石屏山。登上最高处,镇远古城尽收眼底,蓝天白云,群山环绕,舞阳河穿城而过,将古镇一分为二。下山后从四方井巷出来,竟然没有发现检票人员,穿过长长的古巷又回到热闹的古镇街面。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爬石屏山汗流浃背,中午时分回到客栈休息,用温水洗个澡,拉上窗帘,打开电视,看看本地旅游频道,躺在宽阔舒适的大床上,午后的时光轻松悠闲。约莫7点钟,开始上灯了,我才趿着新买的厚底花拖鞋,走出客栈。沿着另一个方向,找找新景点。
         华灯初上,镇远古镇展现出与白天不同的华彩与美丽。
         夜晚的青龙洞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祝圣桥夜景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新大桥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舞阳河两岸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天上的街市
店铺的灯全都亮起来了,灯火辉煌,此时山影凝重,明月高悬,形成一幅奇幻的图画,恍若天上的街市。(摄影水平有限,没能将黑色的夜空中山影重重的情景拍出来,实际上非常明显,令人感觉非常震撼!)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一个人的行摄匆匆 - 幸福的黄手帕 - 幸福的黄手帕
 
           回到客栈,已经11点了,客栈小妹正吃着泡面对我微笑,正如镇远,正如贵州一样,让我感觉亲切、质朴。没有拥挤的人群,民风淳朴,气候宜人;没有太过惊艳令人呼天抢地的景色,只有温文尔雅的随和和不十分雕刻的自然,这也许就是我喜欢贵州的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