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黄手帕

 
 
 

日志

 
 

我与房子的约会 之 大院子  

2008-01-17 10:25:02|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鸽子笼”里住了两、三个年头,在爸爸的申请下我们搬到了学校最高位置的一个大院子里居住。整个院子有6户人家。前面有个大院子,院子两端有大门,锁上就是一个独立的世界。后面按每家每户也都有一个小院子,各自经营自己的生活。

院子在学校的最高处,一路上来都是台阶。最左边是叶老师家,他在前院靠墙处隔出了一小块菜地,里面种了不少蔬菜,空心菜、小白菜、碧油油的韭菜,还有那棵诱人的橘子树。每次放学回来,我都趴在他们的篱笆上,透过篱笆的缝隙朝里面张望,看树上的橘子红了没有。沿着水泥路继续往前走,可以看见年轻的刚刚结婚的甘老师家粉刷一新的窗户,再往前走就到我家了。爸爸用砖头在两边砌了矮矮的很好看的砖墙,中间镂空。前面用篱笆隔挡,外加一扇可以开启的竹门,很有乡村田园的风味。

打开竹门,就进到了我的家了。自家的小小院落里爸爸种了不少植物:郁郁葱葱的冬青树、姹紫嫣红的月季花、生机勃勃的芙蓉树。我和弟弟还从外面迁回来不少兰花,一字排开种在小花圃的四周,白色的花朵洁白无暇,纤细的身姿亭亭玉立。篱笆上缠绕着一蓬牵牛花,迎着朝阳开出蓝色的花朵,到傍晚夕阳西下,又变成玫瑰色彩。从外面带回来的夜来香种子种在院子里已经长成一大株,开出一树小花,浅紫色象星星一样闪烁在小院里,夜晚散发出阵阵幽香,沁人心脾,驱散白日的躁热和疲劳。搬一张太师椅,拿一片西瓜,就着月光,就着花香,无边享受,近在咫尺。

最外面是哥哥和弟弟的房间,因为哥哥这时已经在读高中,所以将外面光线最好的房间给哥住。房间里面有爸妈结婚时打的衣柜和大床。衣柜上面用鲜艳的油漆画了飞禽走兽,一副生机勃勃的样子。床是很结实的那种,深红色,四周有四根柱子,晾上蚊帐,撑得伸伸透透。最大的房间爸妈住,光线差点。新做的黑色家具:五斗柜,当时最流行的高低床,旁边两个床头柜,黑色三门衣柜、中间嵌一块大穿衣镜,里面可以挂大衣,挂长裤,也是当时很时髦的那种。最里面的房间我和姐姐,还有奶奶住,最是阴暗了,而且潮湿。在春天梅雨天气,隔一个星期就要散一些石灰在角落里,吸掉潮气,同时可以杀菌、消毒。厨房在最后面,中间就是客厅,客厅面积很小,电视只好放在爸妈的房间里面。客厅中间放着一张小四方桌和四个小四方凳,平时我们就围着桌子吃饭。靠墙有一张旧的长竹床,可以坐四五个人。夏天坐在上面很是凉爽,中午犯困的时候,躺在上面睡个美美的午觉。另一面靠墙有一张大一点的高四方桌,很古典的那种,由于以前放在老家亲戚那里,保护不力,四周的金边已经斑驳,桌角也有些缺失,更让人意识到它的年代久远,据说是奶奶还是奶奶的上一代传下来的。大方桌上摆着茶壶、茶杯、茶叶以及一些零碎物什。透过前面的铁窗,可以看见妈妈养的一群母鸡正闲庭信步。最后面是厨房,非常老式。烧煤炭的炉子,高高的烟囱伸出屋顶。吃饭时分,家家烟囱升起袅袅炊烟。爸爸在厨房侧面加高了两户人家间的隔墙,用木头做梁,再用竹片和油毛毡搭了个棚子。这样我们就有地方可以洗澡了。屋后本来就有一条水沟,洗菜、洗澡、洗衣服,水就顺着水沟流出去了。碰到下雨的天气,衣服就晾在棚子底下。

走出棚子就是后院了,有水泥的那块就砌成鸡圈,里面搭了个鸡窝,十几只母鸡住在里面还是很宽敞。早上妈妈很早就起来给它们喂食,一打开鸡圈门,它们就冲出鸡窝,扑腾着翅膀,扑向妈妈手里的饭盆。咯咯的鸡叫声闹腾在小院里,几根鸡毛在空气中慢悠悠地打着旋下落。鸡圈三面靠墙,最外面用一人高的竹篱笆阻隔。靠篱笆外种了一根葡萄藤,每到夏天,葡萄叶遮遮漫漫地爬满篱笆和葡萄架,给鸡圈带来一片阴凉。一串串经营剔透的小葡萄从葡萄叶中探出脑袋,向下张望。被母鸡发现了,一个个飞腾起来啄食。靠下面的葡萄早就不见踪影,连葡萄叶也未能幸免。最顶上的葡萄却还在冲着底下微笑。禁不住它的诱惑,我摘下一串,尝了一颗,真酸,自此,再没有摘过。葡萄旁边还种了苦瓜,苦瓜很好养,不用怎么照料,藤上就结满了苦瓜。吃不完,就摘些送给邻居,邻居们也很乐意吃着彼此自家种的蔬菜。再实在吃不赢,就任由它由青变黄,再变红,最后从藤上脱落,掉在鸡窝里,被母鸡踩成烂泥。

后院除了鸡圈,更主要的是菜地。菜地分成四畦,常常种的都是些蔬菜,小白菜、白萝卜、空心菜、葱、蒜、刀豆等。最后面的墙边还有两棵香椿,每到春天,香椿树发芽了,一小撮一小撮的,象小孩子的头发。摘几片香椿叶,切碎,和上蛋浆,放在油锅里炒,顿时就芳香四溢,妈妈做这个菜的时候,我们每次都能吃很多饭。

最靠近棚子的一小块水泥地爸爸也圈起来了,妈妈就在里面养上了鹅。吃完晚饭,赶着一群鹅到操场里去。鹅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下到操场,看见操场上一片厚实的草地,我家的这群鹅疯了一样,张开宽大的双翅,不停地扇动,脑袋脖子象契子一样,绷地笔直,飞奔着冲过去,把坐在草地上乘凉的人吓了一跳。一到草地上,它们就各自为政,谁也顾不得谁了。操场上的草很多,又肥美,常常成为鸡、鸭、鹅的美餐。它们一边吃,一边叫唤两声,我也乐得清闲,就势坐下,和认识的人聊聊天。它们吃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看看四周,看看我,好象在确认主人是否还在身边。吃地差不多的时候,它们的速度就慢下来了,有一口没一口。这时候它们的脖子鼓起来一截,这表示它们吃饱了。不想吃了,它们就围在你身边,好象在说“带我们回家吧”。赶着这群鹅回家了,还是它们前面走,我在后面跟。因为吃饱了,身体有些笨拙,看着它们的屁股一摇一摆地走在前面,不时哼哼两声,实在有些忍俊不禁。

前院有几棵大树,我家前面的是一棵大棘高树,树枝伸到屋檐,轻扶瓦面。有时树叶实在太繁茂,将前院遮地严严实实,不得不请我老家的表哥来砍掉几枝。秋天,大棘高树上结了很多果实,一串一串的。很多麻雀在树上吃,发出唧唧吧吧的声音。地上也落了很多,我把棘高一串串捡起来,几串束成一束,挂在窗前,让秋风把它们吹甜。街上也会有老太太挎个小篮,篮里放着几束棘高,两块钱一束,城里的人图个新鲜,图个天然,也乐意买一束尝尝,就象秋天乐意花一块钱买两朵玉兰戴在身上一样。水泥地在前院的中间,其他都是泥巴地。弟弟和我挖一坨黄泥巴,用水和匀,捏一小坨,在巴掌里搓成圆圆的一颗,然后一颗一颗并排放在屋檐墙角下暴晒。天气晴好的日子,晒上两三日,泥丸就硬了。秋天,地上落了很多树叶,用扫把把叶子扫在一起,扫成一堆,点上火,将晒好的泥丸扔进去,再扔几只抓到的秋蝉。一会儿蝉的香味出来了,将壳一剥,吃着里面白色的肉,还真是香。树叶烧完了,剩下一堆灰烬,灰还热着,就急不可奈地将泥丸扒拉出来。泥丸已经烧成灰黑色了,配上弹弓,这就是最好的子弹了。弟弟每次都用这样的子弹打鸟,好在没收获。

住平房有很多好处,空间大,有院落,但平房也容易招虫子。那一年厨柜里生了很多蟑螂。实在没办法,只好先清空橱柜,将橱柜搬到前面院子的水泥地上。全家动员,我们在各个方向就位,妈妈在边上拿着扫把,专门对付那些漏网之鱼。爸爸一声“开始”猛地抖了一下柜子,十几只大蟑螂掉了下来,它们楞了一下,倏的就朝各个方向逃窜。速度之快,令人眼花缭乱。就在那只蟑螂要逃过我的防守范围的时候,我猛地抬脚一踩。哎呀,又一只过来了,我连踩几脚。这时候姐姐和弟弟也忙开了,噼里啪啦一阵慌乱。妈妈提着扫把正在追赶一只大蟑螂,只见老妈扫把落处,灰尘尽无,提起扫把,一个硕大的蟑螂尸体平躺在地上。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